钱志新:我见证了江苏经济快速发展

 2018-03-14    admin     696℃    志新智库
钱志新:我见证了江苏经济快速发展

- 志新智库

“多一些欣慰,也有一点遗憾。”钱志新在1996年至2006年期间担任江苏省计经委主任、发改委主任,而这个10年,正是改革开放以来江苏经济发展最快、变化最大的10年,作为有“小政府”之称的省计经委的担纲人,亲历江苏经济发展关键10年,成为钱志新人生最厚重的一页。如今他已完成了从政府官员到学者的角色转换,但仍密切关注江苏经济动向。日前,钱志新在南京大学工程学院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在任10年,钱志新参与了江苏“九五”、“十五”、“十一五”三个五年规划的制定与实施。回忆自己与江苏经济发展关系最密切的这10年,钱志新印象最深刻的是1997年至1999年:“这3年,我感到最吃力。”

当时,恰逢亚洲金融危机暴发,江苏经济在改革开放之后,首次面临困难。如何避免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迅速走出阴影?钱志新天天都在算账,发愁经济增长任务如何完成。“调整经济结构,实现产业升级转型”被迅速提出,随着一系列措施的实施,至2000年,钱志新才总算松了口气。

“其实,当时就算没有暴发亚洲经济危机,江苏也正在思考经济结构调整问题。”钱志新透露说。改革开放之后,江苏抓住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展乡镇企业、九十年代发展开放型经济两大机遇,快速崛起。但经过20年快速发展,江苏经济也积累了不少矛盾,其中有两大矛盾比较突出:一是产业附加值低,平均不到25%,而国际水平是35%。“这一直都是江苏经济发展的瓶颈。”二是产业集中度低,总体规模较大,个体规模偏小。当时江苏经济总量虽居全国第二,但竞争力却不是最强的。

记得有一次,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陈焕友问钱志新一个问题:“江苏经济发展的第三次机遇在哪里?”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钱志新当场没有回答。回到办公室,他翻阅了大量报表,分析江苏经济发展历史,并将之与广东、浙江乃至国外对比。几天后,钱志新向陈焕友递交了自己的“答卷”:“规模优势只代表实力,结构优势才代表竞争力。”随后,陈焕友将江苏经济结构调整的报告带到了党的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上,江苏发展也开始进入结构调整时期。

针对附加值低的问题,江苏提出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产业信息化。当时,在全省产业中,电子信息产业只是“老五”。为推动产业信息化,省计经委着力推动三大上网工程:1999年政府上网工程,让99%的市县政府部门联上了网络;2000年企业上网工程,让上网企业从1999年的1万家迅速发展到2000年的12.5万家;家庭上网工程,则让120多万家庭进入互联网。电子信息产业迅速成长为江苏工业的第一大产业。

钱志新认为每个经济周期都会有一、二个附加值高的新兴产业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2004年他向省政府报告提出要将光伏太阳能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作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带头产业,得到了时任江苏省省长梁保华的首肯和支持。

针对江苏经济较分散的矛盾,钱志新发现,发达国家的产业在空间布局上都比较集中,形成集群式发展。在此后的任期内,“100个产业集群”成了他的热门词组之一。开发区的出现已经让企业从分散走向集中,但钱志新提出:“这还不够,要从集中办企业发展到集中办产业。”他对部下解释说:“我们不光要搞航空母舰,还要搞联合舰队,这样既有规模效应又有个体的灵活性。”他十分欣赏昆山开发区的做法:根据笔记本电脑的973个零配件画个图,按图索骥引进企业,让相关企业在方圆5公里的范围内都能找到配套。

在钱志新看来,企业是老总的事,而产业是市长的事,政府部门在产业集群的培育上大有文章可做。在省发改委的推动下,江苏开始围绕特色产业,优化产业集群,一批产业集群规划就此出台。戴南的不锈钢产业集群正是在此背景下打破了行政区域的分割,将1/3在戴南、1/3在东台、1/3在兴化的7个乡镇2000家企业,规划成一个千亿产值的产业集群。

日本从东京到大阪550公里的沿海经济带产值占全国GDP的份额超过了70%,这给了钱志新新的启发:生产力布局也要集中化,而且应当沿大江、大河、铁路等交通大动脉布局。他于是研究提出江苏生产力布局的“四沿产业带”,即沿沪宁线、沿江、沿东陇海线和沿海产业带。2000年,江苏着手沿沪宁线产业带升级,重点发展IT等高新技术产业。2003年,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源潮提出新一轮沿江大开发,恰逢其时地承接了国际第二轮产业转移,至2008年沿江开发已经增加了一个“新江苏”。沿着这一思路,2004年,江苏正式启动沿东陇海产业带;2005年,江苏开始规划沿海产业带。

“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江苏经济仍能在全国保持领先,主要得益于新兴产业和沿江产业带的发展。”钱志新笑着说,“很高兴能在这个部门发挥作用。能为一方发展做些实事,很欣慰。”